即时新闻:
边防
边防频道  >  边防之星 > 正文

那些年,“野蛮”所长教会我的那些事儿

2013年07月31日 16:22    来源:中国警察网   作者:王西宁   

  “西宁同志,老所长说你调走之前,把所里的信息报送工作搞得有声有色。你可得给我传授传授心得啊。”

  这是辽宁公安边防总队龙湾边防派出所民警陈雪罡对我说的一席话。听完后,我有点受宠若惊。“有声有色”这个词儿竟被郝坤所长用在我的身上,真让人不敢相信。

  要说我和郝坤所长的“那些事儿”,还得从入警培训结束讲起。

  初顾茅庐

  我是一名入警大学生,当我刚坐上从呼和浩特边防指挥学校返回辽宁的火车时,就开始幻想会碰到一位温柔的所长,对我们“溺爱”有加。

  可是,我错了!我得承认,第一面见到郝坤所长,我被他给镇住了。

  1.7米左右的个子,敦实的身材,浑身透着一股老兵的味儿。板着的脸上有一双放光的眼睛在瞪着我。

  “要请假吗?”一束洪亮的声流向我冲来。

  “所长,第一天来,想去抖抖褥子!”

  “要去5里地外的龙湾公园抖吗?进我的办公室报告不知道敬礼吗?还有,你的身上全是尘土,还有警容风纪的概念吗?去吧,到派出所前院带着你的褥子一并整理!”

  第一个照面,就挨了顿批。可是,戏还在后头。

  处处“碰壁”

  龙湾边防派出所,营区面积大,但人手少。因此包括所长教导员在内的每名民警都分得了挺大的卫生担当区。而我和同批来的徐彬则被分到了卫生间——每天早上必须得把卫生间的卫生“整”明白。也许是缺乏经验、也许是嫌脏怕累的心理在作祟,我俩对一些边边角角的清扫总是“点到为止”。在我看来,两个星期没人挑卫生间的毛病,我们的劳动成果肯定是通过“验收”了。

  “今天的会,我还要强调最后一件事,就是厕所卫生。不是我说,王西宁,你和徐彬把厕所收拾得也太次了!”

  所长话锋一转,直接把目光刺向我和徐彬所坐的位置,叫人不敢直视。

  “王西宁、徐彬,你俩就记住了,最脏、最累的岗位总是留给最想进步的人。散会!”

 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

  在龙湾边防派出所,每天早上6点是要跑操的,一来一回接近3000米。对我这个新兵蛋子来说,早上跑这个距离还真是吃力。人心理上一“吃力”,就会跟着想歪的、搞邪的。我想了个“巧”办法,跑到四分之一路程的时候,就打报告整理,然后掉头往回步行。这样,当大队伍往所里返程跑时,我再进入即将超过我的队列,能省不少力。于是,在所长不值班的当间儿,我一连“试验”了好几回。

  “王西宁,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。”所长在会上点名批评了我,“人前一套、人后一套,一个跑步,能折射出做人的很多问题。我真耻于跟你多讲!”

  散会后,我哭了,感觉自己无法面对同事、面对所长。我在心里默默想必须要跑、必须要往前冲。人家能做好的,我凭什么做不好?

  从此之后,每当想偷懒、想放弃,想蒙混过关时,我貌似就能看到了“火眼金睛”的所长对着我说:“耻辱啊、耻辱!为啥咱不能遥遥领先!”

  离开,带着龙湾的那股劲

  龙湾边防派出所的日历本飞一样地掉着页,上面的某天某天分别记着:王西宁,获支队嘉奖;郝坤,在“清网行动”中荣立三等功;龙湾边防派出所,公安部一类公安派出所;龙湾边防派出所,荣立年终集体三等功……

  真到了说再见的那一天,我一个人走到了曾经“战斗”过的卫生间,下意识地用手抹着窗台,又去看了看光光的洗手池、净净的地板砖,心里百味杂陈。一只手在我身后轻轻地拍,我抬头看见没有一星水点的镜子里透出所长的脸庞,他是我曾经的“野蛮”所长,我的老所长!他闭着口,似乎想要说又说不出来。我抢先对所长讲:“所长,我离开咱这儿,真不是嫌累、嫌苦,也不是对你有意见......”所长只说了句:“走吧,我这人不会夸人。但你记着,走到哪都要带着龙湾的那股劲儿!”

  我隐隐约约看见所长拿着鞭子,严肃地站在那里。我害怕了,想跑出他的视线,可是怎么也跑不掉。现在已经是早上5点50多分了,我该梦醒了,是时候带着龙湾的那股劲儿朝新的方向踏征程了。

(本文首发于中国警察网,如需转载,请注明出处。)

推荐阅读:
边防兵遭女毒贩色诱:兵哥哥放过我 我就属于你
远洋渔船11船员杀22同伴 堪称太平洋大逃杀 
28岁海警上尉休假探亲 家乡救人英勇牺牲

日媒关注中国海警局挂牌 称规模超海保厅

老人探女途中晕倒 五年未见女婿竟不识岳父



  

实习编辑:王晗
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:扫一扫,免费订阅!
最权威、最及时、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。
精彩的警察故事,靓丽的警花警草,靠谱的预警知识……实乃广大“警粉”微信必备!
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
推荐阅读
点击排行
猜你喜欢